硅化木鉴赏网

潍坊印象:百位作家笔下的临朐

05-26

潍坊印象:百位作家笔下的临朐

水之韵

沿一条河水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,已经不止一次了。每次的行走,都心生浮想。

在河边生活了这么多年,我越来越知道了一条河流的意义。自古以来,为了生存和繁衍,人类就学会了逐水而居。中国的黄河流域、埃及的尼罗河流域、巴比伦的两河流域以及印度的恒河流域,不仅为人类的生生不息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条件,也培育了人类的古老文明。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。地球上的河流不计其数,每一条都是一道血脉,孕育着数不清的生命、希望和信仰。

我所说的这条河叫弥河。她发源于具有“五镇之首”美誉的沂山,九曲十八弯,一路逶迤而来,到达朐城时,她已经跋涉了四十多公里。与一些大江大河相比,弥河也许只算作是一道细流,但即使是一道细流,她也倾尽自己的乳汁养育着沿河的子民。一开始是花草树木、虫鱼鸟兽,后来又加入了人。即使瘦小,她也是一条伟大的母亲河。就像是一个女人的瘦弱并不影响她成为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。

可是,我们曾让这个母亲伤心过、哭泣过。当那么多的污水浊汤一起涌入她的怀抱时,她清新靓丽的容颜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糟蹋的面目全非。她常常禁不住地怀想起沂山清澈的风和清澈的朝霞、清澈的树木、清澈的小溪。那么多的清澈啊,把她养育得那么纯净,那么清新丽质。也正因为此,她的乳汁才是甘甜的、芬芳的,才是最有营养的。她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辛勤养育的子民,在利益面前,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狰狞和贪婪。日复一日的污染、侵蚀,她感到自己正在迅速腐涸。

然而她终究是幸运的,就在她几乎无法承受污浊腐臭时,临朐县委县政府果断地启动了弥河综合治理,一条条污水魔手被当即斩断,并且蓄水成湖,弥河还原了当初的清澈透明。如今,以弥河为轴线,两岸的开发建设如火如荼,城市品质不断提升。海岳新区、龙泉片区、滨河新区等示范项目加快推进,绿城水郡、万达广场、朐山国际、水岸泓庭、弥水名著、东来山语、海悦外滩等一批高品质住宅小区拔地而起,文化公园、滨河公园、沙滩公园、朐山公园、湿地公园等绿地园林点缀其中,串珠成链,绿化净化美化亮化工程和雨污分流、道路拓宽项目让朐城功能更加完善,品质不断提升,也愈加风姿绰约、风情万种。俯瞰全城,“一环四横六纵”的快速路网全线畅通,“一轴弥河水、十里风景画”的“山水园林宜居城市”正逐步形成。

面对朐城日新月异的成长,我常常想起田地里庄稼的拔节声。是啊,这些年来,临朐大地不是到处都在拔节生长吗?城里的高楼大厦在“拔节”,乡村的城镇建设在“拔节”,一个个落地生根的大项目在“拔节”,城乡居民的幸福生活在“拔节”。在昼夜不息的拔节声里,一个富强生态幸福的新临朐正向我们扑面而来。

水是有灵性的,水也带来灵性。但是这种灵性是需要精心呵护和培育的。这个春日的早上,站在弥河岸边,看着河两岸的繁华葳蕤,我不禁想起了古人的很多话:譬如“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”;譬如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……

绿之韵

行走临朐,让人醉心的,还有那浓得化不开的绿。

那么多的绿色,覆盖在山巅,铺展在原野,延伸在城乡,我想,如果从高空俯瞰,这里应该就像一颗洒落人间的硕大的绿色翡翠的吧。

绿色是生机、希望、活力和生命的象征。有了绿色,山不会寂寞,人不会焦渴;有了绿色,就会孕育出世间的万千气象、生命绵延。

沂山,这座曾吸引十六位帝王登封的“天下第一镇山”,也是以绿为本、为魂的。她的森林覆盖率高达98.6%,1032米的海拔,也是她绿色的高度。因为这么浓厚的绿,沂山涵水丰富,弥河、汶河、沭河、沂河四大水系犹如四条射线,奔流伸展,养育着鲜活的生命和古老的文明,每一条都被人亲切地称为“母亲河”。这样说来,沂山该是祖母了吧。有一年夏天,我陪外地的文友们在沂山游玩,他们故意不走“正道”,独辟蹊径做穿越。尽管时值酷暑,但是因为这密密层层的绿色植被,人竟然不觉一点热,凉爽的让人身心通透。一位文友有感而发,说:怪不得沂山这么有灵性呢,有这么多的绿色,当然会孕育一些神奇了。我告诉他,沂山原来也不是这么绿的,是从几十年前到现在,临朐人边栽植边管理维护的结果。文友忽然诗兴大发,大声吟哦:手扯一把绿色的云彩,我为辛勤的人们擦去脸上的汗水!

漫步朐城,亦是满眼的绿意。道路两侧,街头空地,皆植树栽花种草,奇石叠瀑飞流,一个个袖珍公园虽是见缝插针,却也独具匠心,内容丰富怡人。树有法桐、洋槐、紫藤、芙蓉十数种,有古有幼,古者沧劲雄浑,气定神闲,幼者腰肢纤弱,随风淘气。花有月季、腊梅、黄菊等几十种,四时不绝,争奇斗艳,浓如艳妆少妇,雍容富态,淡如素面女子,清纯丽质。一个个街头公园,一条条绿化带,犹如一块块绿色地毯,铺展在城区各处。这一片片的绿色,营造着城市“绿吧”,编制出城市“绿带”,生长成城市“绿肺”。

“山川披绿、村镇透绿、道路见绿”,“山顶防护林戴帽,山间经济林缠腰,山下瓜菜粮田丰茂”。临朐对于绿色的培育,透露出临朐人固有的韧劲儿。不仅仅是环境绿化美化,临朐的“绿色培育”还包含了更多的内容,拓展到了更多的领域和空间,绿色生态农业,绿色环保工业,绿色节能建筑……绿色,正被临朐赋予越来越多的内涵和使命。

中国最佳生态旅游县、国家园林县城、国家级生态示范区、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、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……连绵氤氲的绿色里,怀抱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园。

山之韵

临朐多山。山是屏障,也是资源。

守着山受穷的日子,人们叫这山是“穷山”。可是忽然就有那么一天,这些山都“欢活”了起来:沂山、嵩山、石门坊成为著名的旅游景区,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客人前来赏山玩水,怡情滋趣,“灵气所钟,山水临朐”的美名由此日益远播。而那些瘠薄的连草木都长不好的一座座山,居然也是一个个令人咋舌的宝藏。那里面,有的蕴藏着金银铜铁,有的怀抱着大小不一、形态各异、质地迥然的石头。石头虽是石头,但是这里的石头是别具一番风味的,因此被称作了“奇石”。

以心观石,一块块都是似了画如了诗的。这些石头,形成变化于地壳运动之间,蕴山峦峰壑之灵魂,沐日月润泽之光辉,美在古朴自然,奇在形神兼备。粗狂与精妙,阳刚与阴柔,拙丑与玲珑,无一不是巧夺了天工,和谐了天地之气。一峰则坐地神游,一石则奇幻千寻。方寸之间,山瀑流云,耸崖峭壁,江河湖海,山川风光,世态万象,或浓写或淡墨,潇洒淋漓,栩栩如生。

那些真正有内涵的奇石,不仅讲究个形似,更渗透着丰盈绵长的文化底蕴,历史老人的“评阳说月”,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千古绝唱,梁祝化蝶的美丽传说,《白蛇传》中的西湖断桥相会,《西游记》中的“孙悟空三打白骨精”……我常常久久徘徊于奇石馆所、乡村集市,观其形而悟其德性,悦目养眼,启智而明心。

还有那红丝石,经过打磨制成的红丝砚纹理清晰如丝,质地细腻柔滑,集实用价值与观赏价值于一身,被誉为“世界名砚”;那个叫山旺的小山村,竟然以“万卷书”的方式记录、珍藏了远古的历史,填补了世界上的多项空白,被誉为“化石宝库”,引得无数人追寻并沉湎于此,对天浩叹,低头沉思……

宋代的陆游有云:“石不能言,最可人。”临朐的石头,越来越声名大振,走向了五湖四海,或被把玩于股掌,或被装点于居室,或被安放于公园街头,一石成景。临朐因此获得“中国观赏石之乡”的美誉。以石为媒,为载体,临朐围绕石头做起了大文章,逐渐形成了“买全国,卖全国;买世界、卖世界”的奇石产业格局,临朐成为全国最大的观赏石集散地。

在五井莲花山,我亲眼目睹了一块石头的挖掘过程。经过了数日数月的艰辛之后,当那块巨石在起重机的轰鸣中走出深坑的刹那间,我看到,那块形似巨龙的石头身上立即披满了万丈霞光,显得那么威严,那么富有生气。就像刚刚被唤醒的的沉睡。

是的,遇上这么好的时代,所有沉默或者隐藏的美好,都将被唤醒。

文之韵

临朐地处山区,土地有些瘠薄。但就在这样的土地上,却长出了一片葱郁的“文化绿洲”:书画之乡、小戏之乡、诗词之乡、奇石之乡、全国文化模范县、全国社会文化先进县……每一项桂冠都光芒四射,引得世人啧啧称奇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在临朐,上至九旬老翁老太,下至五六岁的童稚幼儿,吹拉弹唱,能书会画者比比皆是。有的七十多了才拿起画笔,却能很快就进入了佳境,声名鹊起。有的农村妇女甚至摊着煎饼拿起火棍就能在地上作画。在临朐的大街小巷,书画社、装裱店、文艺广场、艺术培训中心琳琅满目;一个个群众性文化艺术团体风采各显。朋友聚会,家人团圆,铺开摊子就是一场书画切磋,才艺交流。写着画着唱着弹着,似乎是在不经意间,一个个书画大家、艺术人才就走向了全省、全国。人不可貌相。这句话用在临朐人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。走在街上,保不准就和一个文化名人碰个迎面;菜市场里,那个正和小商贩讨价还价的也许就是一个大作家;街头公园里,那个哄孙子抱孙女的大伯大妈也许就是你崇敬已久的艺人。

临朐的文化,是经过了时间的积淀和升华的,所以愈显从容、厚重和博大。在临朐行走,你不经意间就会邂逅一场场韵味悠长的文化盛宴,从吹拉弹唱到泼墨挥毫,从古朴传统到现代高雅,从稚子童音到耄耋起舞,从政府组织到群众自发,你会发现,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散发着浓郁的文化芬芳,这里的每一个人血液里都涌动着文化的韵律。如今,随着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的深入推进,镇街园区文联的全覆盖,文艺赋能乡村振兴工程、幸福临朐文艺志愿活动、群众文化节、社区文化节、文明之夏广场文化演出等文化艺术活动更加精彩纷呈……在文化的滋养里,临朐人把每一个日子都过成了有滋有味、色彩绚烂的节日。

文化是财富,不仅是精神上的,也是经济上的。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,曾经仅限于自娱自乐的临朐文化摇身一变,成为了一把把发家致富的“金钥匙”,实现了向文化产业的精彩嬗变,临朐文化自此呈现出了一种大的气度和气象。奇石、书画、雕塑、红木工艺四大支柱文化产业强势崛起,汇聚文化精华,打造了文化集散高地;华艺雕塑、红叶地毯、宽惠红木等一个特色文化产业园区,犹如一个个高昂的龙头,以蓬勃的生机和活力辐射带动了更多的文化产业链条。由玩文化到经营文化,从分散经营到集约发展,临朐文化的生机活力日益强劲,一个全国知名的“文化艺术之乡”正在悄然崛起!

岁月,承载着历史的脚步;大地,积淀了文化的精华。亲亲的临朐啊,你的凝重和深邃、宽广和博大,让所有的歌喉都沾满金色的音符。我在你氤氲的文化长廊里漫步,禁不住就眼含热泪地奔跑或者跳跃起来。

(本文章发表于2023年3月31日《联合日报》)


作者简介


张克奇,1974年生人,已在《散文》《雨花》《散文百家》《山东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黄河文学》《四川文学》《北方文学》《文艺报》《文学报》等发表文学作品120余万字,部分作品被《散文选刊》《散文海外版》《中外文摘》等转载,出版散文集《醒来的沉睡》《和一棵树说了一下午话》等3部,获孙犁散文奖、山东省五一文化奖、山东散文三十年创作新锐奖、风筝都文化奖、临朐县文化艺术政府奖等多项奖励,长篇纪实文学《市井》入选山东省作协作家定点深入生活项目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山东省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、山东省散文学会理事、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、潍坊市文联签约作家。

千眼菩提子

米黄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