硅化木鉴赏网

《红楼梦》揭秘古代女性化妆与卸妆技巧

03-28

《红楼梦》揭秘古代女性化妆与卸妆技巧

重温了一下红楼梦,看着剧中的人物都化着很精致的妆容,突然间很好奇古代人是用什么来卸妆的呢?

姑娘们都懂,涂个防晒和上了粉底眼线睫毛膏的脸卸起来绝不可同日而语。所以,先让我们来看一看《红楼梦》里的姑娘们是怎么化妆的。

“又见袭人特特的开了箱子,拿出两件不大穿的衣裳,忙来洗了脸。宝玉一旁笑劝道:“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,不然倒象是和凤姐姐赌气的似的。况且又是他的好日子,而且老太太又打发了人来安慰你。”平儿听了有理,便去找粉,只不见粉。宝玉忙走至妆台前,将一个宣窑磁盒揭开,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儿,拈了一根递与平儿。又笑说道:“这不是铅粉,这是紫茉莉花种,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。”平儿倒在掌上看时,果见轻白红香,四样俱美,扑在面上也容易匀净,且能润泽,不象别的粉涩滞。然后看见胭脂,也不是一张,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,里面盛着一盒,如玫瑰膏子一样。宝玉笑道:“铺子里卖的胭脂不干净,颜色也薄,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,配了花露蒸成的。只要细簪子挑一点儿,抹在唇上足够了,用一点水化开,抹在手心里,就够拍脸的了。”平儿依言妆饰,果见鲜艳异常,且又甜香满颊。宝玉又将盆内开的一支并蒂秋蕙用竹剪刀铰下来,替他簪在鬓上。

这一段出自第四十四回,《变生不测凤姐泼醋,喜出望外平儿理妆》。凤姐生日那天,贾琏和鲍二家的媳妇偷情,调戏夸赞平儿时,被凤姐撞破。凤姐乘着酒意打了平儿,平儿委屈得哭花了妆,宝玉终于得了机会在平儿面前尽一尽心。

《平儿理妆》(夏德军作)

初读红楼时我还是一个黄毛小萝莉。家母是素面美人儿,抽屉里口红都没有一只,所以,我对化妆这件事情所有的美好幻想都来源于这段文字。满纸玉簪、茉莉、玫瑰、宣瓷、白玉等等,晃花了一个孩童的眼睛,说不出什么感受,只觉着真好真美,安宁又快乐。

若是将我当年说不出的那点感受抽象出来,大概能概括成:轻柔、娇美、馥郁和雅致。这简直是如今高端化妆品的极致追求。从这个段落我们可以看出,红楼中众小姐用的化妆品都是自然系的,铅什么重金属的完全看不上眼。底妆是花籽儿磨的粉,腮红唇膏用起来是要用水先化开的,可见也是水溶性的产品,卸妆估计也不需要太过担心。众所周知,我们的宝二爷有个“爱红”的毛病,就是喜欢吃胭脂(包括胭脂盒里的和…丫鬟嘴上的…),这胭脂都敢入口了,卸不干净想必也对皮肤伤害不大。

前面那段引用文字一带而过地提到了平儿洗脸,也就是卸妆的部分。在第二十一回中,曹雪芹较为详细地描写了宝黛湘三人晨起洗漱的过程。

宝玉又复进来坐在镜台旁边,只见紫鹃翠缕进来伏侍梳洗。湘云洗了脸,翠缕便拿残水要泼,宝玉道:“站着,我就势儿洗了就完了,省了又过去费事。”说着,便走过来,弯着腰洗了两把。紫鹃递过香肥皂去,宝玉道:“不用了,这盆里就不少了。”又洗了两把,便要手巾。翠缕撇嘴笑道:“还是这个毛病儿。”宝玉也不理他,忙忙的要青盐擦了牙,漱了口。

宝哥哥用妹妹们的洗脸水,是不是很高端的香艳?回神!这段的重点是——“香肥皂”。

《千金翼方》

清朝时,肥皂等清洁洗浴物件早已经比较完备了。孙思邈在《千金翼方》中说:“面脂手膏,衣香澡豆,仕人贵胜,皆是所要”,孙思邈可以算是唐朝人,唐代已是如此,清代化妆品的发展更是可见一斑。

贵族们的清洁技能满足了日常需求后,就有了更雅更奢的追求。笙歌归院落,灯火下楼台,古代贵族们生活里的精致,恐怕已经超乎了现代人的想象。《红楼梦》中有不少相关细节,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贾府一大家子在藕香榭赏菊花吃螃蟹一回,蟹肉油腻,提早预备来洗手的东西是“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”。来跟我念,“菊花叶儿”“桂花蕊”“熏的”“绿豆面子”,定语都有九个字,随意感受下。

我国传统化妆品如《红楼梦》中所展现的一般,一直在走绿色护肤路线,所以卸妆并不像如今这样重要。早在远古时代人类就开始知道用矿石粉末在面上进行彩绘,进入文明时代之后更是着意对面容进行修饰。我国古代女性的面妆美容活动自先秦时代初具雏形,到魏晋南北朝时迅速发展,到唐末五代、北宋前期达到鼎盛,元明清时期发展步伐逐渐缓慢下来,直到到清代中后期才被西方传入的化学类美容产品逐步取代。

由于题主问的是卸妆而不是化妆,古代化妆什么的我就只提一下化妆品的原料好了(其实是你不懂快承认吧懒汉子!)各朝各代女性化妆的风格和技艺都不大相同,但是人只有两只眼睛一鼻一口,也只能在这个地界做文章,所以化妆的几个方面基本上现代女性差不多,也可以分为:基础护理、打底、唇妆、腮红、眉妆以及其他几种奇奇怪怪的装饰手法(花钿、面靥、鸦黄、额黄等)。

  • 基础护理的面脂和面膏基本上是用动物油配合中草药制成的。

  • 底妆也就是“粉”,有米粉、胡粉(铅粉)、紫茉莉籽粉三大类。米粉是用米作为主要原料碾磨成粉。后来铅粉的毒害被人们发现,铅粉就被嫌弃了,上流人士都在追求可持续性护肤,于是铅成了使妆粉不固结的添加剂,主要原料还是精挑细选的各种米。有人记下了慈禧太后专用的白粉的制作方法,极其精细考究,在新上市的白米外还要加上颜色已经微微发紫的陈米。壮哉我西太后,深谙百年之后紫色隔离修容秘法,不愧是美容养颜界地位最高的人。紫茉莉籽粉,基本上明清才出现,就是我们宝二爷藏着的那种,据说饱含VCVE油酸亚油酸氨基酸什么的,对护肤大大滴好。另外,粉妆里较常用的还有鹿角粉、蛤粉、滑石粉、珍珠粉什么的。至于水银做的银粉和金龟子做的金粉……恕我呆一会儿。

  • 口脂唇脂一开始使用朱砂和动物油脂来制作,汉代以后发明了胭脂,是用红蓝花、紫草、山花、紫茉莉、紫铆等红色染料的汁液混合其他原料制成。即可点唇,又可涂面。

  • 腮红什么的基本就是胭脂,如上。红色的玫瑰、蔷薇、石榴花等亦可做胭脂。

  • 画眉用的眉墨,石黛、青黛、螺子黛、黛黑、铜黛、螺子黛等等,都是矿物。

以上化妆品的特点就是——看起来又好卸又不伤皮肤,甚至古人贴花钿用的胶叫“呵胶”,鱼鳔治成,卸妆时热水一敷就下来了。综上所述,古代的女人卸起妆来真的比今日的我们轻!易!许!多!

于是,古代卸妆洗脸比起化妆可说的就少了很多。最早人们用来洗脸的是淘米水,《礼记·内则》记载:“三日具沐,其间面垢,燂潘清靧”,“潘”就是温热的米汁。

唐代时,发明了澡豆,孙思邈在《备急千金方》和《千金翼方》中提到澡豆的制作方法:

“令人面手白净澡豆:白鲜皮、白僵蚕、白附子、白芷、芍劳、白术、青木香、甘松香、白檀香……鸡子白、面,右贰拾味先以猪脂和面暴令干,然后合诸药捣筛为散,又和白豆屑二升。用洗手面,十日内色白如雪,二十日如凝脂。”;

王寿的《外台秘要》将“面脂澡豆”单列了一卷来说明;

明朝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也讲到澡豆制法:“十月采荚(肥皂荚)煮熟,捣烂和白面及诸香做丸,澡身面,去垢而腻润,胜于皂荚也”。另外还讲到“洗面、涂擦、按摩”等诸多方法。

终于啰嗦到了说结论的时候,由于古代女人所用化妆品的特性,卸妆时,用澡豆或者肥皂正常洗脸就可以了。

另外,戏曲的妆容比较特殊,面部需要用到油彩,是不溶于水的,故而古时卸戏曲妆一般使用麻油、菜油、花生油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:阵风,查看《这诗,这画,这红楼,其中滋味谁人解?

吹散层层迷雾,带来清新文艺风,微信公号:artgust

玉手镯

和田玉吧